最新:一個年轻知识分子的全家归主见证

各位弟兄姐妹及新生命团契小组的新老朋友:

你们好!

分别多日,心系大家。向各位问安。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距我们一家人从中国大陆到夏威夷已经两年了。在这两年时间里,我们经历了许多:对未来的迷茫,身体上的不适,以及被迫离开檀岛的纠结等等。这些都曾经对我的精神上造成了很大的压力。而现在想来,这一切都已过去,留下的只会是生活对我的历练和考验。

2014年1月21日,我带着妻子和两岁半的女儿辞掉了国内大家都觉得很不错的中科院副研究员(副教授)的工作,来到夏威夷大学做博后。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当时最难解决的问题,自然是租房。朋友帮忙找了个只可以暂住五天的住所安顿下来。而那个住所,恰恰就在Cindy 姐家的路对面。在舍友们的建议下,我们很荣幸参加了Cindy姐家2014年1月24日周五晚的团契。团契,对我们来说是陌生的,而参加团契的人们,就更是陌生。而恰恰是那些陌生的人,让我们感受到了以前从未有过的亲切和平和。他们积极帮我们找房,关心我们的生活,为我们祷告。虽然那时我根本不相信祷告真的可以帮我们找到房。当然,现在想来,还是应该感谢主的恩典,让我在很短的时间顺利找到了非常适合我们一家人的房子。我们感受到了团契聚会的温馨快乐,于是我们坚持每周参加这个聚会,几乎从未间断,直到后来离开檀香山。通过团契,我知道了关于上帝的一些事情,也读了新约耶稣基督降临人世后的一些经文,也学习了如何处理婚姻家庭的关系。由于我的科研工作比较繁忙,我并没有花时间去研读整本圣经。更多的时候,我只是思考上帝为什么要教导我们做那些义事。其实想想,我们大部分时间所追求的东西确实是有问题的。金钱,社会地位,身体的享乐和欲望,这些都是虚幻的,终究有一天这些都会从我们的生活中逝去。抑或,我们会因为追求这些而失去真正的幸福感和快乐感。基督徒为什么可以享受这份幸福和快乐呢?就是因为他们看淡了这些身外之物,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了他们心中的上帝。

虽然那时我心中的上帝还是模糊的,甚至是忽隐忽现的,但是我也开始学着祷告了,因为这是在遇到困难时唯一可以求助的方式了。慢慢地,我就凡事祷告,而大部分情况自然是有求于上帝了。等公交车祷告,过红绿灯祷告,出门下雨也祷告等等。祷告也在很多时候真的奏效,虽然我太太有时会说那只是种巧合。有时心情不好,特想发怒,我就选择祷告上帝,请他宽恕我的易怒,也请他平静我的心。这一个方法,其实还是很管用的。祷告的习惯和心里对上帝的敬畏,也真的逐渐改善了我的坏脾气和我们的家庭关系。说到祷告,有件小事想和大家分享。有次我准备坐公交车去中国城,等了很久,公车就是不来。我突然想到了祷告,就低头祷告公交车快点来,而当我再抬起头的时候,公交车已经在不远处等红灯了。我与实验室一个还在读高中的实习生说起此事,她是个天主教徒。我说我认为上帝不可能在我祷告的短暂时间里让一辆公交车摆到我的面前,即便我不祷告那辆公车也会在那个时间到来的。她是这样给我解释的:因为上帝知道公交车就要到了,所以才告诉你要祷告了,这样会增长你对上帝的信心。她说,不管你觉得应验与否,其实每个人的祷告都会引发什么事情,只是我们无法弄清楚罢了。我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虽然她还只是个十几岁的高中生。于是,后来我经常跟她讨论关于上帝的话题,她一直很乐观积极地开导我。我得知她每周日都必去教会,且每次都要奉献两块钱。她奉献的行为对我触动挺大,因为我知道她的家庭经济条件特别差,全靠她爸爸一个人打工(每月只有一千多收入)来供她和她弟弟上学。他们只能选择住在很远很远的西部,因为那里租房便宜。她每次要坐两个小时公交车来我们实验室做一周两、三次的part time的实习工作,每个小时也只有八美元。就是这样极差的境遇下,她还能坚持每周奉献,着实让我钦佩。

可能是由于工作压力大的原因,我于2015年初开始感觉胃痛。我有胃炎已经十几年了,一直也没有进行任何的治疗。自从来到夏威夷,我感觉胃病越来越糟糕,每天都会痛,且食欲逐渐下降,体重也慢慢变轻。每次去团契,大家都说我比上周更“苗条”了。我开始怀疑我的胃病恶化了,甚至怀疑可能发生了癌变。有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有两个像小蜜蜂一样的圣灵从我的嘴巴里钻进了我的胃里,在我的胃里转了几圈又钻了出来。我在想她们是不是来治我的胃啊,于是大声问她们。可是她们什么也没说,飞走了。我猛然惊醒,感觉心跳得很快,且发现嘴是大张着的,明显感觉到了口干。而我再去摸摸肚子,发现胃真的不疼了。我很高兴,难道真的有圣灵为我治好了胃病?这似乎有些不可思议。或许这只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我在团契的时候分享了我的经历,大家也都说肯定是圣灵治好了我的胃病,可我还是将信将疑,只说但愿。好景不长,几天以后我的胃又开始疼了,这让我的纠结极速加剧。由于我们一家人没有美国的保险,我还不能去医院做相应的检查。实在没有办法,我就选择了回中国做检查。检查结果,胃一点问题没有,一块石头落了地。胃也就再也没感觉到疼痛,胃口也一下子好了起来。难道以前的胃疼都是心理作用?难道真的是圣灵治好了我的胃?细细想来,其实是自己对上帝的信心不够大。他让圣灵来告诉我胃没事,可我仍然还是不相信,只愿意去相信科学仪器下的结果,徒劳白白跑回中国一趟。

2015年9月,由于我老板从檀香山搬来大岛工作,我们也不得不随从他一起搬到Hilo。来之前,tony牧师特意介绍Hilo这边的一个华人喜乐教会,让我们联系这里的传道人。来到一个新的环境,我们又一次感觉到人生地疏。没几天,我太太接到了喜乐教会乐美姐的电话,后来才知道她就是tony牧师介绍的那位传道人。可惜,我太太当时还没搞清楚我们家的地址,也没法跟她说清楚我家的具体情况。由于刚来hilo,我们忙着买车,联系女儿的学校和家庭医生,就把教会的事情放到一边了。等一切安顿好,我们又开始考虑找教会了。我们只能在网络上搜索Hilo的华人教堂,果然找到一家(United Community Church)。可是去了一看,现在竟然已经变成英文教会了,分明不是我们想要找的喜乐教会。可我们还是硬着头皮进去了,为了对第一次到教堂的人表示欢迎,他们给我们戴了红色的Lei。我们发现除了我们一家,还有另外一个男性也带着红色的Lei。等牧师布道结束,那个人主动过来跟我们打招呼。他告诉我们他是喜乐教会的陈牧师,他只是趁着周日有空的时候到Hilo 各个教会转转,然后晚上再去喜乐教会讲道。没想到,我们没有找到教会,上帝派了教会的牧师来找我们。看来,上帝还是很愿意带领我们的。

从遇到陈牧师那个周日起,我们每周都坚持参加周日教会的团聚。这也是我每周坐在教堂里听牧师讲道的真正开始。而就在参加聚会的第三周,我又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梦到了在我六岁时就已经去世的我的爷爷。我的脑海中,几乎没有多少对他的回忆。在梦里,我看到他很年轻的样子,坐在椅子上晒太阳。我告诉他家里一切都好,让他求上帝保守我们家的一切。他听了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我又一次突然惊醒,好清晰的梦!第二天,我就开始在网上查阅有关上帝托异梦的情况。有人说上帝会在梦里治我们的病症,也会托梦给我们以信心,就像雅各和约翰经历过的那样;也有人说上帝托的梦和普通梦的区别在于前者特别的清晰,好像就发生在眼前。这,岂不跟我的情况一样嘛。这个梦也让我坚定了相信上帝的信心。

于是,我决定受洗了,原因恰是我相信了上帝真的存在。就这样,我于2016年1月10日和我的太太一起接受了洗礼。当牧师问她为什么接受洗礼时,她的回答很简单,她说受洗后我们的生活会更幸福。的确,即便你依然觉得世界末日离我们很远,即便你依然觉得死亡离我们很远,即便你不想去追求未来的永生,就算你只为了今生几十年的喜乐平安,信主也是值得的。因为,他确实可以带领我们走上喜乐祥和的道路。少一点夫妻的争吵,多一点理解;少一点算计和嫉妒,多一点忍耐和包容;少一点忧虑,多一点坦然;少一点负担,多一点轻松。何乐而不为呢?

为什么当我们接受洗礼,会有那么多基督徒向我们祝贺呢?因为他们知道这对我们来说是件大喜事。就是这样的喜事,却非要我们自己做出决定接受不可,没人会强加给我们。他们所说的喜乐平安,你从他们身上看到了吗?你在自己的生活中体会到了吗?如果有,为何还不愿意接受呢?我也犹豫了很久,却在某一刻坚定了。试想,现在世道如此不稳定,看着中国上空笼罩着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消散的雾霾,又有谁知道哪天是世界末日呢?不过,现在我已不怕了,因为我有耶稣基督的保守,一切都会好的。阿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