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风烈火—-布鲁克林会幕教会,一个祷告复兴的教会

《疾风烈火(Fresh Wind,Fresh Fire )》(阅读全文请点击此处)

译 序  亲历风火之后的荣美

十四张唱片CD,数不尽的生命被改变,世界各地几百万的人唱着他们的歌!这是关于他们的故事——纽约布鲁克林会幕教会——一个神奇的教会的故事。神在他们当中行了大事!

第一次听到布鲁克林会幕教会已经是十多年前了。一位朋友狄克·薛弗去了芝加哥参加慕迪圣经学院的年庆,回来以后滔滔不绝谈的是一个远道从纽约去的教会诗班——布鲁克林会幕诗班的震撼。当时便不由得心生仰慕,盼望哪一天也有机会亲身经历此种震撼。

95年读到一份报导是关于惠敦学院的一连串复兴聚会,学生们从礼拜天晚上的聚会,大家开始一个接一个的上前认罪,整个晚上没有歇息,直到隔天清晨六点还没结束,如此持续五天。这样的浪潮漫延到许多美国的大学校园当中。其中报导提到整个复兴的开始与祷告有切不可分的关系。就在惠敦学院复兴聚会开始的前一年,有一位惠敦校友同时亦是学生家长,在惠敦与渴慕复兴的学生及教职员一起祷告了整整两个星期之后,还到纽约布鲁克林会幕教会请他们为惠敦学院连续祷告三十天。复兴之火终于在惠敦燃起。又一次听到布鲁克林会幕教会,这一次是关于他们的祷告。

95年底的美德杂志(一份英文基督徒妇女杂志《Virtue》,目前已停刊)的封面人物是布鲁克林会幕诗班指挥辛凯萝(Carol Cymbala),题目写的是<当神在普通之外加上一点时>。文章里面提到位于纽约市布鲁克林区一个毒品与妓女充斥的地区里的神奇教会——布鲁克林会幕教会;这个教会特别的不仅在于他们有六千位以上的会友及十几个分堂,其特点在于他们有许许多多被奇妙改变的生命以及屡次得到葛拉美奖的诗班与诗歌创作。更神奇的是这个教会是由一位没有接受过任何神学教育的牧师所带领的;而且他们那250人、屡次得奖、震撼人的诗班是由只有高中毕业、不会看谱的师母所指挥的。

这到底是个怎样的教会?

97年,《Fresh Wind,Fresh Fire》问世。这是有关一个教会的血泪史,是神建立他自己教会的印证,是神应允祷告的见证。布鲁克林会幕教会,一个极其困苦的教会,处于一个最令人沮丧的地区,教会里一堆绝望的人,满是酗酒者、单亲、罪犯的家属、靠社会救济金过日子的人,教会外面无家可归者、吸毒者、妓女、皮条客四处游走。正是在这样的地方,神藉着他忠心勇敢的仆人——辛牧师夫妇,兴起他的教会,行了无数奇妙的神迹。神在那里印证他是昔在、今在、永在,永远不变,大有能力,慈爱怜悯的神。

我和外子决定亲自拜访布鲁克林会幕教会。那是个主日下午,我们开车来到纽约布鲁克林区,如书上所述,是一个种族混杂,暴力、毒品、妓女充斥的地区。好不容易停好车,走到楼前,人山人海排队等着进会堂作礼拜。走到门前,招待亲切的告知所有的座位都已满,正在尽力安排地方,如果实在没有办法,请谅解,下次再来。这种有如争取进入热门戏院的情形真令我们希奇。

待终于找到一个站位时,聚会已经开始,主任牧师辛牧师已在前面带领敬拜,他的身后、台上坐着的是250人的诗班。台下众人没有诗歌本,没有投影字幕,却都能跟着唱。乐队、诗班与带领的辛牧师好像是一体似的,转换之间完全毋须停顿。卒牧师带着一千五、六百人一起时而赞美、敬拜,时而祷告。众人神情专注、有人泪流满面、有人高举双手高声赞美、有人出声祷告。四周围什么人种都有,我确有一种身处天堂的感觉。

诗班高声唱起:耶稣基督已复活,他已作王……哈利路亚……他已得胜……歌声雄厚华丽,充满确信与把握、强烈有力,蕴含着十足的感动力。诗歌风格是一种古典、爵士、黑人灵歌、加勒比海情调的混合。不知怎么的,当诗班献唱时,我竟止不住的流泪。

辛牧师的讲道令我想到五○年代的布道会,他神情温柔却又严厉的指斥罪、指责人的背逆,强调神的怜悯恩慈,最后是以极其温柔谦卑、近乎恳求的邀请人悔改、回到神的面前。诗歌响起,众人纷纷回应邀请,为罪悔改、为重新委身、为心中重担,到台前祷告。

这不仅是一个敬拜的教会,这更是一个祷告的教会。

原来,布鲁克林会幕教会每个礼拜二晚上的祷告会是世界知名的。一个曾经是绝望的教会,因着坚持在神面前呼求他的名,神使这个教会起死回生,兴起这个教会成为绝望者的灯塔,在全世界见证他的名。

与主日一样,周二晚上的祷告会虽然是七点钟开始,却必须在五点钟便前往排队。祷告会包括诗歌敬拜、短短的信息,此外便是祷告。祷告会可以长达数个钟头之久,一直延续到深夜。祷告的事项包括从世界各地要求代祷的来函事项;每个人会从招待员手中接到一张卡片,这一张卡片便是一个代祷要求。

这是个神奇的教会,神明显在他们当中。我想多知道一点关于这个教会,我想多一点认识这位神所重用来建立他的教会,广被各宗派、各神学院及各教会邀请演讲的牧师。

去年(99年)夏天一个炎热的午后,按照与辛牧师约定的时间,我去到他的教会与他有一个下午的访谈。

辛牧师的秘书安排我在他阴凉舒适的牧师室与他见面,他亲切的招呼我坐下来,我们很快的便开始谈起来。本来准备要很正式的问答方式,却没料到我们的谈话变得像好友的分享畅谈。

当我提出想要多了解布鲁克林会幕教会的组织结构时,辛牧师称他的教会可能是全美国组织最松散的教会,他一再谦称一切都是神自己的作为。他提到教会目前有八位副牧师,以及约二十位拿兵器的人(armourbearers,即等于教会执事)。八位牧师全部出自布鲁克林会幕教会。教会没有选举或投票;所有的决定由九位牧师无异议通过才做。他提到由于目前会堂已经完全不敷使用,他们在几个月前决定买下在数条街外,一个有四千个座位的戏院来做会堂。当时,他们全部九位牧师都到那个戏院,然后各人找一个角落安静祷告,两个钟头以后大家相聚,看神给个人感动如何,若有一个人反对,他们便不打算行动。结果,大家一致觉得神带领他们买下那个戏院。这是一个教会行事的典型例子。教会尽量协助人专注在帮助灵魂的事上,而不要让人花太多心思在行政运作上。辛牧师说,结构太僵化便无法让圣灵自由带领教会。

我问道,这个教会的七十来个事工包括无家可归者事工、爱滋病患事工、同性恋事工、单亲事工等等高难度事工。他们如何开始?是否由专业者做?他说,我们从不叫人做什么,我们只是勉励他们祷告、参加祷告会,其他的便是圣灵的工作了。所有的事工都是由教会信徒自动发起,只要他们觉得神感动他们、呼召他们去做,他们写一份简单的计划书便开始了。辛牧师告诉我他十年前去过台湾,曾经由当地宣教士朋友带他到庙里参观。当人们拿着祭物走过他面前时,他可以清楚感到撒但的势力。他说,如果撒但的势力这么强烈,我们如何胜过呢?只靠诚恳的态度与查经聚会吗?不够的!需要神大能的显明,需要神迹!需要被改变的生命,需要合圣经教导的医治,需要神大能的明证。

他说:「建立教会没有一定的公式,处在不同的地方便会有不同的做法。我不会知道今天加州或者亚洲的教会该怎么做,但是我相信当你祷告求问神时,他会告诉你、带领你知道该怎么做。」

牧会的生活虽然常常经历神奇妙的作为,却也有灰心失望的时刻。对于软弱的我,想要放弃的试探是经常需要面对的。神使用《疾风烈火》这本书,安慰我、挑旺我对他教会的信心

这个荣美的教会皆因他们呼求主,经历了神的「风烈火」。这个教会不只为他们自己的教会祷告,他们为全世界所有的代祷请求祷告。我几次前往周二晚上的祷告会,每次都请求他们为华人的归主祷告,他们没有一次不是迫切恳求、流泪呼求来为华人祷告的。想像一千多位主内弟兄姊妹,他们有着不同肤色——黑人、南美西裔、白人,以及极其少数的黄种人,同声为华人的得救归主,声泪俱下的迫切呼求神的情景。

我的祷告是,愿神藉着这本书,将祷告的灵赐下在众华人教会当中,为华人的归主,迫切祈求。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