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醫生弟兄的蒙恩見證

一周之前,在我人生第32個生日的第二天,我在太平洋裡受洗了。這一天也是我在主裡面新生命的開始。感謝主耶穌基督的聖靈讓我有感動做今天的見證分享,分享我的信主之路。
神讓“……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羅8:28)。我的信仰尋求之路也是如此,一切看似那麼偶然,但似乎又是必然。
我對主耶穌的最初認識來源於我的奶奶。我上初中時,奶奶已經信了主,我第一次從她那裡得知有耶穌這麼個“人”。那時奶奶經常和一群老奶奶們拿著一本《新舊約全書》去聚會,唱著跑了調的詩歌。我曾問過她耶穌幹什麼的,她只是告訴我說耶穌是耶和華 神的兒子,為了救我們釘死在十字架上。我就納悶,這神怎麼被人釘死了,死了還怎麼能救人。當時我的理解力也有限,奶奶也沒什麼文化,也不能進一步給我講解。那時我總覺的她拜神信鬼是在搞迷信,家裡人也反對她信耶穌,但是她還是經常參加聚會,常常為我和家人禱告。直到1999年的一個冬天,爺爺突發腦出血昏迷,醫生說出血量太大,很可能搶救不過來,但奶奶堅持要搶救。後來經搶救爺爺命保住了,但是卻落下了偏癱的後遺症。從此以後,他一直癱瘓在床,不會說話,生活更不能自理。奶奶就此照顧了爺爺整整十年。父母和姑姑們都將爺爺生病的原因歸咎于怨奶奶參加聚會而沒好好照顧爺爺。“天天信耶穌念經禱告有什麼用?人不是照樣病了,耶穌咋不保佑呢?”大家都這樣責問奶奶。然而奶奶卻一句怨言也沒有,仍然和一起聚會的姐妹們為爺爺禱告,精心照顧癱瘓在床的爺爺的生活起居。以前我不明白,現在回想往事,我理解了人並不是因為信了耶穌就不會得病、就長命百歲,而是信了主才能獲得新的永恆的生命。人在世間的生命是短暫的,大家都是匆匆過客,生老病死愛別離苦人人都要經歷。死亡是人的罪的結果,人類始祖亞當夏娃偷吃禁果將原罪帶給了人類後代,以至於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而罪的工價就是死。主耶穌基督來臨不是救我們脫離生老病死,而是救我們脫離人的罪,帶失散的人重新回歸天國、進入永恆的生命。也正因為奶奶信靠了主,有主耶穌做她的支持,她才有力量這樣不離不棄堅持服侍了爺爺十年而沒有一句怨言。感謝主。
我真正認識主是在我來到夏威夷參加團契查經以後。然而回想起來,雖然我剛認識主不久,但在我認識主以前,我人生的重大節點上似乎有一隻無形的手再幫助著我、引領著我,一步一步走到這裡。
說也湊巧,也正是爺爺生病的那一年,我高考時選擇了醫學院,成為一名將來在紅十字下工作的醫學生。這紅十字不正是主耶穌基督的象徵嗎?畢業後我就工作了,工作5年後才考的單位的博士生。博士考試科目有英語、免疫學和我的專業課,專業課不擔心,但是英語都荒廢了5年了,免疫學更是難上加難。因為當時還在工作,當年入學考試也沒怎麼複習,所以對考上不報多少希望。英語考試選擇題不會了還可以懵,最怕就是寫作文。我是臨陣抱佛腳,就在考前一天晚上背了篇範文,記了裡面不會拼寫的單詞,哪料到第二天考試作文題目竟然跟我背的類似,讓我撿了個大便宜。下午免疫考試卷子發下來粗略一看就傻眼了,有一半都不會,我想完了,能拿到個及格分就不錯了。結果免疫那門課成績是我三門課中最高的,英語單科也上線了,總分剛剛好超過分數線。於是就這樣我誤打誤撞進了博士的大門。這還沒完,隨後導師說本來讓寇里另一個人到夏威夷來,但是她因為家庭的關係不來了,於是就讓我到夏威夷來學習。於是我就稀裡糊塗的到了夏威夷。在這中間我都沒怎麼做工,我覺得我不可能到這裡來,這冥冥中一切都是神的安排,神在做工,是他讓我在夏威夷認識主耶穌基督,接受他,信靠他。
剛到教會的時候,我沒想著我會加入,就是來聽聽,跟許多不信主的人一樣,經常問一大堆問題。別人都說我們是從無神論的國家來的,很難接受有神這個概念,但我不這麼認為。中國的神還不夠多嗎,從盤古開天女媧造人的神話開始,到封神榜、西遊記、白蛇傳裡的漫天神佛,神實在是太多太多了,只是我們把他當做神話傳說而已,沒有一個是真的。
那真有這麼一個創造者耶和華神嗎?他就是唯一的真神嗎?這不僅是我,也是很多人信主前問的第一個問題。通過查經和分享,我越來越體會到這個世界和生命的形成太不可能是隨機發生的,這種概率太小太小了,這背後一定有個創造者。“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借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 (羅馬書1:20)。然而這個創造者就是耶和華嗎?為什麼不是別人。通過查經我才知道原來耶和華的名字是希伯來文的音譯,就是“自有永有”的意思,”神對摩西說,我是自有永有的 “(出3:14)。 “耶和華”只是一個符號,指代那位元創造者。我想,不同文明裡面都有一個創造天地萬物和人的神,不管叫什麼名字,像我們中國神話裡面的盤古女媧也好還是希伯來語裡的耶和華,也許都指代的是那位共同的唯一真神。
在解決了我的第一個疑問之後,我又會問,真有耶穌這個人嗎?耶穌是神嗎?現在我知道一定有耶穌這個人。首先,眾所周知,計年在各個國家自古以來都是以帝王稱帝時開始為元年,假如沒有耶穌這個人,現在全世界不會以他的誕生那年為元年開始紀元。而且這個人一定在一切帝王之上,在帝王之上的那位只有神了。其次,耶穌他自己說他是神,試問有哪個人敢說自己是神呢?假如一個人自稱為神,有以下這幾種可能:第一種可能,他是瘋子。如果耶穌是瘋子,會有十二個門徒追隨他嗎?會說出聖經中記載的那麼多有道理的話嗎?不可能。第二種可能,他是騙子。如果是騙子,無非是為了謀取錢財、美色,他為什麼要為無關的人被釘十字架,並且在十字架上彌留之際他還為這些謀殺他的人們代求,“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這不是一個騙子的本色;第三種可能,他是人,被後人神化了。中國也有很多被神化了的人,例如做生意人拜的財神關公,船員拜的媽祖,道教的始祖老子太上老君等等都是被後人神化了的人,連毛澤東也是曾經被神化。然而這些“人造神”被造的過程都是有清楚的歷史記載的,而且他們也沒有一個人說過自己是神,也沒有一個為救世人而死,沒有一個人死後還能復活。第四種可能就是耶穌他真的是神!我們無法用肉眼到神,神要讓我們顯明,就要變成跟我們一樣的人,耶穌是神道成肉身,成為人的樣式,向世人顯現,擔當我們的罪,被釘死在十字架上,死後三天復活,用他的寶血來洗淨世人的罪。我相信最後一種可能。
在確定了以上兩點後,接下來的問題就是我要不要接受耶穌做我的救主了。馬上就是感恩節了,有很多打折,這些打折資訊我們都會相互傳告,生怕錯過,“福音”good news本意就是好消息。打折資訊尚且如此,耶穌的救恩是白白得著的這麼一個天大的好消息告訴了我,我為什麼不接受?所以我當然要接受。“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如今卻蒙神的恩典,因耶穌基督的救贖,就白白地稱義”(羅3:23-24)。其實我心裡早就接受了主,只是嘴裡不願承認,直到9月的一次呼召,我才決志信主。我給兒子起名裡面有個“允”字,“允”就是應許、答應的意思,就是主與我們立的約。“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因為凡祈求的、就得著。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就給他開門”(馬太福音 7:7-8)。
最後,關於決定受洗的那次感動,又不得不說到我的家鄉了。我來自中國的地理中心西安。稱長安,世界四大古都之一,中國歷史上周、秦、漢、唐等十三朝建都與此。五代十國之後,長安不再是首都,至明朝洪武二年,改名為西安,意為安定西部。以前我沒覺得這有什麼不妥,不是首都了麼,自然要被改名,在當時首都以西,所以叫西安,一切都很合理呀。直到幾周之前聽牧師講道中提到錫安,我以為說西安,這才突然意識到“西安”和“錫安”諧音。感謝主,原來中國皇帝的因忌諱的改名,無意中帶給了中國一座錫安城。雖說是諧音,但除了耶路撒冷,至少在世界上只有這麼一個城市是叫這個名字的。感謝主,神讓萬事互相效力,要讓福音傳遍中國,成就神的旨意,要在中國興起他的子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